佟晓旭、沈阳兴齐眼药股份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实务研究564字数 1739阅读模式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辽01民终122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佟晓旭,男,1976年2月13日出生,满族,住址沈阳市新城子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沈阳兴齐眼药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东陵区泗水街**。
法定代表人:刘继东,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慧敏,女,该公司职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中华,女,该公司职工。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于2014年11月到被告处工作,岗位为保安,月工资为2900元(2019年调整为3200元/月),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最后一份劳动合同的期限为2016年7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2019年7月15日,被告以原告旷工为由要求原告办理解除手续。2019年7月23日,被告向原告下发告知书,告知书中载明:“你于2019年7月6日起至2019年7月10日,未经请假、未经批准、无辜擅自不上班,2019年7月12日上白班,2019年7月13日起至今未上班。根据《考勤管理制度》4.4.2旷工定义条件,不经请假或请假未获批准而擅自不上班者,你的行为已经造成旷工的事实,此举严重违反我司《考勤管理制度》。按照《考勤管理制度》内容4.4旷工中4.4.1条款,每月旷工超过三日(含累计)者,或每月旷工达到三次以上视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视为员工自动与企业解除劳动合同且企业不需要支付任何赔偿金……。”2019年7月24日,原告向沈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作出沈劳人仲字[2019]1021号仲裁裁决书,对原告的仲裁请求不予支持。原告不服该裁决,于法定期限内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
另查明,本案中原告主张未休年假工资及补交五险一金的诉讼请求没有经过劳动仲裁前置程序。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佟晓旭作为被告沈阳兴齐眼药股份有限公司职工,有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及完成劳动任务、遵守劳动纪律的义务。关于原告2019年7月份的出勤情况,被告向法庭提交了员工手册、关于启用云之家签到功能的通知、考勤签到表、告知书,原告虽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其2019年7月6日后正常上班,对该证据予以采信。关于原告主张的2019年7月份工资,上班3天,周日班1天(200元/天),日工资147.126元(3200元÷21.75),工资共计641.38元。对于原告主张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32000元的诉求,被告因原告旷工的行为严重违反了被告公司规章制度而解除了与原告间的劳动合同,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原告的诉求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2014年7月20日至2019年7月15日加班费115200元的诉求,原告的工作为保安,结合其工作性质和劳动强度,其所主张的加班费,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未休年假工资及补交五险一金的诉求,未经过劳动仲裁前置程序,不予审理。
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主张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根据被上诉人一审时提供的考勤表可以看出上诉人2019年7月份仅上班4天。根据庭审时双方陈述可知,从2019年7月份起,被上诉人单位对保安岗位工作内容进行调整,要求包括上诉人在内的保安人员轮流站岗,上诉人不同意该项调整便不再上班。上诉人在2019年7月6日以后未经请假不再上班,严重违反了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被上诉人以上诉人旷工为由依据规章制度的规定与其解除劳动关系并非违法解除,无需支付赔偿金,对上诉人的该项诉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主张的加班费,二审时上诉人明确是指延时加班费。从上诉人所从事的保安工作的性质来看,属非生产性劳动,不宜仅以在岗时长作为加班时间的考核标准,还应合理参照工作强度及工作内容。而其实际劳动报酬所得与其工作强度、工作内容并无明显不合理之处。综上,对上诉人主张的延时加班费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佟晓旭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佟晓旭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石瑷丹
审判员李晓颖
审判员郝梦思
法官助理李元旬
书记员刘伟娜

2020-11-06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