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国荣与无锡市前洲染整设备有限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实务研究1,447字数 1919阅读模式

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苏0206民初4172号

原告:朱国荣,男,1956年7月1日生,汉族,住无锡市惠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亮,江苏东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无锡市前洲染整设备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206717440791B,住所地无锡市惠山区前洲镇水月浜北。
法定代表人:顾耀明,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田露露,江苏钟山明镜(无锡)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1978年10月起朱国荣即在染整公司工作,2016年7月1日朱国荣退休,并每月领取退休工资以及统筹保养金。
朱国荣因与染整公司发生纠纷,故向无锡市惠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无锡市惠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8年5月10日出具不予受理通知书,载明:朱国荣于2016年7月1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因用人单位与招用的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者发生的争议不作为劳动争议处理,为此该委对朱国荣于2018年5月9日提出的仲裁申请不予受理。
审理中,朱国荣称,其在2016年7月1日退休后,仍在染整公司工作至2017年8月,双方未签订书面协议,但公司按照每月300元的标准向其发放报酬至2016年12月,因该工资从2002年7月起即低于无锡市最低工资,故要求染整公司支付从2002年7月起至2016年12月期间无锡市月最低工资与每月300元之间的差额以及2018年按照无锡市最低工资即每月1890元计算的工资合计15120元(1890元/月*8个月=15120元),为证明该事实,朱国荣向本院提交无锡市惠山区前洲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人民调解协议书复印件及工资表复印件,其中协议书载明染整公司(甲方)与朱国荣(乙方)协商一致自2017年8月31日起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务合同,双方在互谅谅解的基础上,协商一致确认甲方结欠乙方工资2400元,该协议甲方处加盖染整公司公章。右下角手写标注“朱国荣本人不同意签”,工资表载明朱国荣2016年工资为3600元,已发工资为1800元,同时朱国荣称协议书来自于染整公司,当时通知其至前洲街道调解、签字,其就将该份协议拍了下来,上述工资表来源于染整公司财务科。对此,染整公司称调解书的内容不应作为对其不利的证据使用,工资表的公章模糊,真实性无法辨认,且即使是真实的,其有可能是朱国荣作为销售人员给公司增加业务而应得的返点。
审理中,朱国荣称经核实,染整公司已将2017年1至8月的工资2400元转账至其帐户。
审理中,朱国荣、染整公司一致确认2018年年初经高如荣向劳动监察大队投诉后,染整公司已向高如荣支付2015年10月至2016年6月的工资差额合计14700元,朱国荣称该差额已在诉请中予以扣除。
以上事实,有职工统筹保养证、人民调解协议书、不予受理通知书、工资表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卷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劳动者开始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劳动合同终止;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争议,劳动关系终止的,应当自劳动关系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提出。本案中,朱国荣于2016年7月1日退休并已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故其主张退休后与染整公司之间仍存在劳动关系的意见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于高如荣以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为由要求染整公司支付自2002年7月至2016年7月1日期间无锡市最低工资与实际所得工资之间的差额,本院认为,因高如荣未在劳动合同关系终止之日起一年内申请仲裁,已超过仲裁时效,故本院对该请求不予支持。对于朱国荣要求染整公司支付自2016年7月2日至2017年8月31日期间无锡市最低工资与300元之间的差额,因朱国荣提交的2016年工资表系复印件,公章亦不清晰,无法证明双方自2016年7月1日之后存在劳务合同关系,且即使双方存在劳务合同法律关系,双方之间对于工资的约定亦不受最低工资标准的规制,故朱国荣的该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朱国荣全部的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元,由朱国荣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赵新
法官助理刘效庆
书记员阙轶敏

2020-11-06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