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华、安徽天安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实务研究字数 2814阅读模式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皖01民终815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胡德华,男,1968年8月5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徽天安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莲花路**新亚检查站**401-402,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401000739153166。
法定代表人:祖彬,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利娟,北京蓝鹏(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田丽,北京蓝鹏(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合肥香怡市政园林建设有限公司,住所,住所地安徽省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耕耘路与佛掌路交口佛掌路标准厂房社会信用代码9134010074487208X9。
法定代表人:李茂茂,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新海,该公司员工。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天安公司成立于2013年7月5日,注册资本11000000元,经营范围包括劳务分包、人力资源外包服务等。2015年,香怡公司与案外人纳贤公司签订《专项服务委托合同》,约定香怡公司将其作业车辆驾驶员等部分岗位外包给纳贤公司完成。2019年8月,香怡公司与纳贤公司终止服务合同,通过招标的方式与天安公司签订了《专项服务委托合同》,约定洒水车驾驶员岗位加班工资10元/时,平时日加班70元/天,法定节假日加班140元/天,管理费104.76元/人/月,午餐补贴按实际出勤给予7元/天计算,另有200-400元的考核奖。香怡公司按月向天安公司支付劳务费和管理费。
2015年4月,纳贤公司与胡德华签订一份一年期的书面劳动合同,聘用并安排胡德华到香怡公司从事洒水车驾驶员岗位工作。2019年8月1日,胡德华与天安公司签订一份空白《劳动合同书》,继续在原岗位留用。胡德华各项工资由香怡公司现场负责人核定后,交由天安公司按核定的数额按月支付。2020年3月26日,香怡公司通知天安公司将胡德华退回,天安公司于2020年3月30日通知胡德华办理离职手续,胡德华于2020年3月31日离职未再上班。双方发生争议后,天安公司将空白《劳动合同书》合同期限填写为2019年8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止,岗位基本工资填写为1550元/月。
后胡德华以天安公司、香怡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合肥经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要求裁决天安公司、香怡公司支付加班工资、经济补偿金、室外高温补贴。合肥经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20年6月11日作出合经区劳人仲案字〔2020〕277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天安公司于本裁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胡德华加班工资6382元、经济补偿2000元,驳回胡德华其他仲裁请求。裁决书送达后,胡德华不服该裁决,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如所请。
另查明,胡德华岗位基本工资2000元/月,午餐补贴7元/天,月考核奖200-400元。2019年8月至2020年3月期间,胡德华每日均有出勤记录,其中,工作日延时加班378小时,双休日加班33天。庭审中,天安公司表示,同意按仲裁裁决的内容支付胡德华加班工资和经济补偿金。胡德华在起诉状中的第二项诉讼请求为判令天安公司、香怡公司支付赔偿金、补偿金11个月工资28710元,经该院释明,胡德华称该项主张的是无理由辞退的经济赔偿金及一个月的代通知金。

一审法院认为,劳务派遣是指劳务派遣单位与派遣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把劳动者派向其他用工单位,再由其用工单位向派遣单位支付一笔服务费用的一种用工方式。本案中,香怡公司先后与纳贤公司、天安公司签订了《专项服务委托合同》,按月支付劳务工资和管理费,双方之间系劳务派遣关系。胡德华先后与纳贤公司、天安公司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其先后与纳贤公司、天安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系纳贤公司、天安公司先后派遣至香怡公司的劳务派遣员工,其与天安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依法应受法律保护。即天安公司系劳动合同权利义务主体,应承担相应劳动合同责任;香怡公司系用工单位,未与胡德华建立劳动合同关系,不应承担劳动合同责任。
关于经济赔偿金。胡德华在申请劳动仲裁时主张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在本案中变更为主张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经本院释明后,其仍坚持主张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因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和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均系基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这一相同的民事行为产生的不同法律后果,二者具有不可分性,应予合并审理。天安公司无正当理由于2020年3月30日通知胡德华办理离职手续,双方劳动关系于2020年3月31日解除,故天安公司解除其与胡德华之间的劳动关系违法。胡德华于2015年4月进入香怡公司工作,并于当月与纳贤公司建立劳动合同关系,2019年8月1日非因其本人原因与天安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至双方劳动关系解除,其实际工作年限累计四年八个月。因胡德华基本工资2000元/月,午餐补贴每月按30天计算为210元(30天×7元/天),月考核奖200-400元,本院酌定胡德华按每月2510元计算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故天安公司应按法律规定支付胡德华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赔偿金25100元(2510元/月×5个月×2倍)。
关于代通知金。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属于法律规定的无过失性辞退员工情形。本案属于违法解除合同情形,用人单位应当承担违法解除合同的法律后果,故胡德华要求天安公司支付一个月的代通知金,于法无据,该院不予支持。
关于加班工资。2015年4月1日至2019年7月31日期间,与胡德华建立劳动关系的系纳贤公司,胡德华要求天安公司承担在此期间的加班费,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2019年8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期间,胡德华在工作日延时加班378小时,双休日加班33天,天安公司应按法定加班费计算标准足额支付胡德华加班费。经核,胡德华在此期间的工作日延时加班费差额为2737元[(2000元÷21.75天÷8小时×150%-10元)×378小时],双休日加班费差额为3758.96元[(2000元÷21.75天×200%-已付70元)×33天],合计加班费差额为6495.96元。
关于高温补贴。参照《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第十七条“劳动者从事高温作业的,依法享受岗位津贴。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在35℃以上高温天气从事室外露天作业以及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将工作场所温度降低到33℃以下的,应当向劳动者发放高温津贴,并纳入工资总额”之规定,胡德华从事洒水车驾驶员工作,非从事室外露天作业,也未提供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未采取有效措施将其工作场所温度降到33℃以下,故对其高温补贴的诉请,该院不予支持。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交新的证据。对原判所认定的双方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审判员黄平
法官助理杨丽
书记员夏婷

2020-11-02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