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仁湘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与马国荣、瞿彩芳债权人撤销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实务研究750字数 5810阅读模式

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苏04民终309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湖南仁湘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高新开发区麓谷基地麓天路****。
法定代表人:郭春妹,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晏庆云,湖南坚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梦怡,湖南坚铮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马国荣,男,1969年2月12日生,汉族,住江苏省溧阳市阳光城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瞿彩芳,女,1970年8月20日生,汉族,住江苏省溧阳市阳光城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江苏顺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瞿彩芳二审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仁湘公司主张成立合伙人无限连带责任追偿之债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仁湘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仁湘公司一审请求:一、确认马国荣与瞿彩芳离婚协议中关于“婚后所有共同财产均归女方名下,男方有义务协助女方办理相关手续”的条款无效;二、撤销马国荣将其共有的夫妻共同财产溧阳市阳光城市x园x幢x室房屋、溧阳市x路x号x幢x号房屋、上海市普陀区x路x弄x号x室房屋、溧阳市南大街x号x新村x区x号房屋无偿处分给瞿彩芳的行为;三、判决马国荣、瞿彩芳立即将溧阳市阳光城市x园x幢x室房屋、溧阳市x路x号x幢x号房屋、上海市普陀区x路x弄x号x室房屋恢复登记至马国荣、瞿彩芳名下,将溧阳市南大街x号x新村x区x号房屋恢复登记至马国荣名下;四、判决马国荣、瞿彩芳承担仁湘公司在诉讼过程中产生的差旅费等费用合计125444元;五、马国荣、瞿彩芳承担本案诉讼费。

2017年7月20日,仁湘公司向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号为(2017)湘0104民初5804号,请求:1.判令启祯公司、陆建春立即向仁湘公司支付浙江省邮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到期应付的黄立明医疗费、生活费等12万元以及相应利息;2.判令启祯公司、陆建春向仁湘公司支付黄立明工伤赔偿款280万元及相应利息;3.判令陆建春、马国荣对启祯公司的上述给付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4.判令于广芹对陆建春的上述债务承担共同清偿责任等。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22日作出(2017)浙1003执2444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冻结、划拨仁湘公司、仁湘上海分公司的银行存款283.04万元及相应利息或查封、扣押、冻结其他同等价值财产;陆建春于签订仲裁调解协议当日直接向黄立明支付了工伤赔偿款10万元,仁湘上海分公司于2017年3月15日向仁湘公司支付了黄立明赔偿款10万元,仁湘公司已将该款转交给黄立明,仁湘公司于2017年6月26日至2017年10月18日自行向黄立明支付了工伤赔偿款30万元。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仁湘公司与启桢公司、陆建春签订的《项目合作协议》、《协议书》合法有效,对各方有约束力,协议内容明确约定了启桢公司对在经营仁湘上海分公司期间发生的事故自行承担,陆建春、马国荣作为启桢公司股东及黄立明发生工伤的通信工程合伙人自愿就启桢公司应承担的责任向仁湘公司提供了反担保,应当承担相应责任;并于2017年11月14日作出如下判决:1.限启祯公司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仁湘公司支付黄立明医疗费、生活费12万元;2.限启祯公司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仁湘公司支付黄立明赔偿款280万元;3.限启祯公司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以30万元为基数按月息1.5分自2017年10月18日起至实际付清该款之日止向仁湘公司支付逾期付款利息;4.陆建春、马国荣对上述款项给付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其在履行完毕上述款项的给付义务后有权向启祯公司追偿;5.驳回仁湘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启祯公司、陆建春、马国荣不服前述判决,提起上诉。后因未按期缴纳上诉费,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该案按上诉人撤回上诉处理。

2018年2月9日,仁湘公司依据(2017)湘0104民初5804号民事判决书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马国荣与瞿彩芳于1999年11月15日补办了结婚证,于2015年8月18日协议离婚,相关离婚协议约定:婚生子女均由女方监护并随其生活,男方每月支付抚养费5000元;婚后所有共同财产均归女方名下,男方有义务协助女方办理相关手续。2015年9月21日,马国荣将位于溧阳市阳光城市x园x幢x室的住宅(面积141.37平方米)、位于溧阳市x路******的商业用房(面积82.62平方米)过户至瞿彩芳名下。2017年5月25日,马国荣将位于南大街x号x新村x区x号的商业用房(面积31.35平方米)过户至瞿彩芳名下。2017年9月6日,马国荣将位于上海市普陀区x路x弄x号x室的住宅(93.91平方米)过户至瞿彩芳名下。
仁湘公司在一审庭审中提供了一份黄立明口述、宋春兰手写的证明,内容包括黄立明家与马国荣家早已熟识,其为马国荣做过多个工程项目,但该工程上马国荣的公司未为工人交保险,导致事故发生后各种后果,马国荣在黄立明住院期间仅去看过一次且两手空空,之后还将其手机拉黑等内容。
一审审理中,马国荣提供证人钱国强(自称是马国荣妹夫,陆建春朋友)出庭,其称,事故发生后陆建春委托其到浙江省邮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去处理赔偿事宜,初步达成协议是浙江省邮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继续将工程给仁湘上海分公司做,从工程款中扣除5%用于支付医疗费及赔偿伤者家属,但因当时赔偿总金额未定,只是达成了口头协议,后三方多次协商达成了300万元的赔偿金额,但之后因为工程量小,扣除的5%工程款并没有达到伤者家属预期的赔偿金额,之后家属到浙江省邮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去闹,具体打官司的事情其不清楚。
一审庭审中,仁湘公司称,马国荣在仁湘上海分公司成立时就是公司股东,应当享有和承担相应的权利与义务,在公司项目过程中发生工伤事故,应当承担事故的赔偿责任,仁湘公司没有义务承担赔偿责任,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出具《担保函》并支付部分医疗费;马国荣与黄立明熟识,在事故发生后短期内就发生了巨额医疗费92万元,马国荣对此知晓却不闻不问;马国荣在离婚时没有明显过错,却把夫妻共同财产全部处分给瞿彩芳,是违反常理的,该行为是通过协议离婚的形式转移自己的财产以躲避债务的行为,仁湘公司在申请执行过程中发现马国荣已无财产可供执行,其行为损害了仁湘公司利益,仁湘公司有权要求撤销其相关行为,并要求其承担因仁湘公司行使撤销权而产生的差旅费、律师费等81884元以及支出的案件受理费、保全费、担保服务费等43560元。瞿彩芳一审请求法院依法认定前述费用。瞿彩芳称,本案中应当注意时间点,法院确认马国荣承担责任的时间为2017年11月14日,在这个时间点之后有转移财产行为应当予以撤销,但在此之前的所有处分行为不能撤销。此外,湖南长沙法院判决马国荣承担责任是基于反担保,而马国荣作出反担保的时间也是晚于离婚时间的。仁湘公司称马国荣是项目合作人或负责人就应当对黄立明的工伤承担责任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因为黄立明并非受雇于马国荣,而是经仲裁认定由仁湘上海分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即使马国荣是合伙人、项目负责人,也是公司内部管理问题,对外代表的是公司不是个人,所以认为马国荣个人应对黄立明工伤承担责任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另,仁湘公司行使撤销权的范围已经超出了实际享有的债权。对于离婚原因,瞿彩芳称,因为马国荣要求离婚好多年了,其为了两个孩子不同意,后来就说全部财产归其所有就同意离婚,后形成了本案的离婚协议,离婚后两个孩子由其抚养,马国荣没有支付过抚养费,离婚时马国荣从未说过本案工伤事故一事。马国荣称,当时启桢公司要开分公司,陆建春与其联系,其找了周皓芬,周找到了马军平,认识了仁湘公司,项目协议书签订情况其不清楚,其与周皓芬的股份是陆建春赠送的,股权协议签订后在浙江有过两三个项目,都是陆建春去商谈的,是分包给别人的,自己没有实际做,一直到本案工程出了事故;案涉工程项目是陆建春联系到的,其为项目负责人,当时业主要求带一个施工队先进行施工,做了一星期就发生了事故,之后为了事故责任问题,业主和仁湘上海分公司补签了施工合同,该工程不是其与陆建春合作承包的,只是陆建春送给其分公司20%的股份,其没有投入资金,施工队是其介绍给陆建春的;关于与瞿彩芳离婚的原因是其有外遇,导致感情破裂,双方天天争吵,向瞿彩芳提出离婚多次,起初瞿彩芳不同意,后要求其净身出户,双方就签订了协议,离婚时其不负债,没有预想到这个工伤的事情会让其承担责任,也没有支付给黄立明任何费用,这起事故与其无关,其只是在反担保函上签了个字,瞿彩芳对此事也是不知情的。
一审归纳的争议焦点:1.瞿彩芳的诉讼主体地位问题;2.本案中马国荣、瞿彩芳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是否符合撤销权行使的要件。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争议焦点1,债权人行使撤销权可以列债务人、债务人行为相对人以及利益转得人为共同被告,因为从理论上而言,行使撤销权既要求撤销债务人与相对人之间的行为,又要求受益人返还其所得利益,行使的目的是为了保全债权,故本案中将瞿彩芳列为被告并无不当。关于争议焦点2,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仁湘公司提起债权人撤销权之诉,需要证明的事实要素有:1.仁湘公司对马国荣享有合法且明确的债权;2.债权成立后被告马国荣实施了不正当减少财产的行为;3.马国荣的行为有害于仁湘公司债权的实现。本案中,职工黄立明发生事故而产生的损害赔偿责任属于人身属性的债务,该债务成立的时间起点应区别于普通经济债务的确立起点,仁湘公司也一直强调此点。但是仁湘公司仍需明确其作为债权人要求马国荣承担责任的请求权基础,从仁湘公司提供的相关证据来看,仁湘公司用以明确自己对马国荣享有债权及债权数额的依据是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的(2017)湘0104民初5804号民事判决书,而该判决书虽判令马国荣承担相应责任,却是以马国荣出具《反担保函》为依据认定其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同时还赋予其追偿权(同为股权协议当事人之一,但未签署反担保函的周皓芬即不在判决认定的责任人之列)。从该判决书而言,马国荣承担的是保证责任,既是保证责任,其责任确立的时间起点只能是《反担保函》出具日即2016年11月13日,而马国荣与瞿彩芳离婚的时间是2015年8月18日,此时该保证责任尚未确立,马国荣通过离婚协议处分自己财产的行为不损害债权人基于《反担保函》获取的债权。而对于仁湘公司提出的马国荣是仁湘上海分公司合伙人,是案涉工程项目合作人,故其应承担终局赔偿责任的意见,实际是基于马国荣的身份和其他法律关系向马国荣主张债权、继而申请撤销马国荣的处分行为。仁湘公司为此提供了《项目合作协议》、《股权协议及相关规定》等书面证据,但是马国荣的身份问题,与仁湘上海分公司、陆建春、周皓芬等的法律关系问题,以及基于前述身份问题及法律关系问题应对本案工伤赔偿责任承担何种责任的问题,未经过相关诉讼程序予以明确,且因涉及到其他人的权利义务,本案中也不宜直接进行认定。综上,仁湘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债权是基于马国荣的保证责任而确立,该债权在马国荣处分自己财产之时尚未设立;而仁湘公司主张的马国荣因其分公司合伙人身份而承担终局责任的请求,尚未经过生效法律文书予以明确,故仁湘公司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该院对此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之规定,一审遂判决:驳回仁湘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3056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35560元,由仁湘公司负担。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本院经审理,对一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仁湘公司要求撤销马国荣、瞿彩芳离婚协议中关于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条款应否支持。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因债务人放弃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本案系债权人撤销权纠纷,仁湘公司对马国荣享有债权的时点是其案涉撤销权主张能否成立的关键。生效的劳动仲裁调解书已经确认,对伤者黄立明负有工伤事故赔偿责任的主体是仁湘上海分公司、仁湘公司。马国荣作为启祯公司的股东为仁湘公司承担黄立明工伤事故赔偿责任提供反担保并出具《反担保函》的时间是2016年11月13日,换言之,仁湘公司自2016年11月13日起才就黄立明的工伤赔偿享有对马国荣追偿的权利,而马国荣、瞿彩芳协议离婚是在2015年8月18日,此时,仁湘公司既未向黄立明承担赔偿责任,也未对马国荣享有追偿债权的权利,因此,仁湘公司要求撤销马国荣、瞿彩芳离婚协议中关于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条款的主张难以成立,本院对一审的认定予以维持。
关于仁湘公司提出马国荣2015年1月8日签订的《股权协议及相关规定》属合伙协议,马国荣作为合伙人应对黄立明发生的工伤赔偿承担合伙人的无限连带责任。本院认为,本案系债权人撤销权纠纷,关于案涉《项目合作协议》、《股权协议及相关规定》性质的认定、马国荣的身份及协议各方主体与仁湘上海分公司、启祯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责任承担等等问题,涉及到多方主体的权利义务,确实不宜在本案中作直接认定。据此,本院对一审该部分处理亦予以维持。
关于仁湘公司一审请求确认马国荣与瞿彩芳离婚协议中关于“婚后所有共同财产均归女方名下,男方有义务协助女方办理相关手续”条款无效的问题。本案目前尚不能确认在2015年8月18日马国荣与瞿彩芳离婚协议签署之时马国荣对仁湘公司负有债务,也无充分证据认定马国荣、瞿彩芳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因此,对仁湘公司在本案中的该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仁湘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560元,由上诉人仁湘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邹玉星
审判员沈秋云
审判员周韵琪
书记员宋琪

2020-11-02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