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钊华与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实务研究字数 2524阅读模式

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浙0108民初3383号

原告:李钊华,男,1983年3月1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熊小兰,浙江临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长河街道江南大道******。
法定代表人:周韶宁。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蒋锋,男。
委托诉讼代理人:方琴,女。

经本院审理认定,原告提交的证据1、证据2中的门诊病历、医学证明及被告提交的证据3、5均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要求,具有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效力,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原告提交的证据6-8以及被告提交的证据1-2、8,因双方对前述证据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定;对被告提交的证据6的三性予以认定,对其证明目的本院综合全案予以认定。对原告提交的证据2中的3月9日谈话录音、证据4真实性不予认定,无法确认谈话及聊天双方真实身份,且不能证明其证明目的;证据3、5、9、10缺乏原始载体且不能证明其证明目的,不予确认;证据11内容缺乏完整性,真实性无法确认。对被告提交的证据4、6-7的形式真实性予以确认,关联性及证明目的综合全案再予认定。根据本院认定的上述有效证据,并结合原、被告的庭审陈述,本院认定本案事实如下:2019年3月4日,原、被告双方签订《劳动合同书》一份,约定:1.固定期限为2019年3月4日起至2022年6月30日止;2.原告从事商品总监工作。劳动合同未约定工资报酬,实际有基本工资46000元+交通补贴200元+固定补贴2000元+餐补10元每天(按出勤天数计算)组成。被告公司有线上请假系统,每位员工通过手机APP或电脑都可以进行线上申请,需提供各种病假材料附件,由主管和人事部门审批完成后才可以开始休病假。原告在仲裁阶段明确表示其清楚被告关于病假请假所需材料及审批流程的规定。原告于2020年3月5日和3月12日即第一、二次病假通过被告人事系统提交病假申请并通过后,原告又于3月15日至浙江省人民医院就诊,该医院并未开具建议休息的证明,随后原告未经被告人事系统批准请假便直接返回老家广东梅州并于3月17日至梅州市人民医院就诊,诊断结果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医生建议居家隔离14天。隔离期满后,原告仍在梅州并未返杭。原告于2020年3月15日离开杭州去广东梅州老家期间,被告向原告发放了4月份病假工资,5月因原告未出勤,被告仅向其发放了五一假期工资。期间,原告的社保由被告委托深圳易才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为其缴纳,因原告6月份将其社保关系调出被被告发现后,又将其社保关系调回原处,但原告又于7月20日再次将自己的社保关系调出。被告于6月16日向原告送达了一份《督促返岗通知书》,告知原告自5月7日起至今一直缺勤未到岗亦未向被告提交相应请假手续,要求其自收到该份通知书后3日内返岗,若仍需病休则提供医嘱及病假证明,否则被告将其按旷工处理等内容,但原告在收到返岗通知书后并未返岗。后被告又于8月17日向原告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载明因原告从2020年5月5日至2020年8月17日连续旷工63天,且期间多次私自将个人社保关系从公司委托的第三方转走,根据公司规章制度相关规定连续旷工3天以上缺勤而没有事先通知直接经理、部门经理或人力资源部及其他相关规定,属于严重违纪,公司有权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故从2020年5月9日起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等内容。
原告向杭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提出以下仲裁请求:裁决被告支付双倍经济补偿金共计60612.75元。该仲裁委于2020年7月22日出具仲裁裁决书,裁决驳回原告的全部仲裁请求。此后原告不服该仲裁裁决而向本院起诉。
另查明,被告向原告发放工资至2020年5月9日,且为原告缴纳社会保险及公积金直至2020年5月。
再查明,原告在庭审中自认其已在2020年5月22日与第三方即北京物美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劳动合同起始时间为2020年5月22日,期限为三年。

本院认为:首先,在2020年8月17日前,原告在并未收到被告以公司名义发出的解除劳动合同的任何书面通知的情况下,认为被告以关闭系统权限等方式逼迫其离职,事实上直至2020年7月21日仲裁庭审,原告确认了仍可以登录被告人事系统进行请假审批。其次,原告在仲裁庭审中自认为其与被告解除劳动合同已于2020年5月解除,在2020年6月收到被告向其发送的《督促返岗通知书》后虽未返岗,但被告也向其发放了5月1日至5月9日的工资,并且为原告缴纳了2020年5月的社保和公积金。再次,在仲裁庭审中原告明确表示其清楚被告公司关于病假请假所需材料及审批流程的规定,但其于2020年3月5日和3月12日通过被告人事系统提交病假请假申请后,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后续的未返岗行为已经被告公司人事系统审批通过。最后,原告已在庭审中自认其已于2020年5月22日与北京物美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且两次将自己的社保关系调出。综上,原告已以实际行动表示与被告解除劳动关系,故被告虽于8月17日向原告出具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载明其与原告从2020年5月9日解除劳动合同,但亦无法证明被告存在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综上,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钊华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由原告李钊华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账号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预交。在收到《上诉费用交纳通知书》次日起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户名、开户行、指定账号详见《上诉费用交纳通知书》。

审判员方晨
书记员王赟丹

2020-11-02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