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英与厦门市聚成锦华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深圳市聚成企业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法律文书1,434字数 2927阅读模式

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

劳动争议一审判决书

原告:陈建英,女,1969年4月23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晓莉、高雪玲,福建志远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被告:厦门市聚成锦华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体育路**华夏工业中心配套楼****,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50203784174219Q。
法定代表人:黄春梅,总经理。
被告:深圳市聚成企业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住所,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园岭街道八卦路众鑫科技大厦第**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7504749423。
法定代表人:李俊英,总经理。
上述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黄龙欣,深圳市聚成企业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职员。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陈建英于2006年3月18日入职厦门聚成公司。2015年10月21日陈建英与深圳聚成公司签定《劳动合同书》,约定合同期限自2015年10月21日至2017年10月20日止,试用期为2个月,工作岗位为营销管理,试用期和试用期后工资不低于9000元/月。2015日10月21日,陈建英在厦门聚成公司任职总经理,担任法定代表人。陈建英与深圳聚成公司于2017年11月1日又签定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书》,约定合同期限自2017年10月21日至2018年10月20日止,工作岗位为营销管理岗,无试用期,工资待遇不低于12000元/月。
2019年5月8日,陈建英向“聚成股份管理公司聚成集团5部厦门总经办”提交普通申请单,载明其因个人身体原因请求离职,目前公司还欠其2018年8月至2019年4月个人款项合计320734.36元,案外人马兰周接收后提出支付建议,案外人华红兵接收后“同意”。马兰周是深圳聚成公司的总裁、刘艾艳是深圳聚成公司司片区督导、华红兵是深圳聚成公司的副总裁,已经离职。2019年6月1日陈建英离职,离职证明由厦门聚成公司出具,并加盖厦门聚成公司公章,离职原因系个人原因。2019年6月,厦门聚成公司出具《关于陈建英法定代表人免责声明》,载明“陈建英,原任厦门市聚成锦华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由于个人原因,从2019年6月1日起辞去厦门市聚成锦华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职务。从2019年6月1日起,陈建英不参与公司任何的经营活动,公司在经营中涉及的所有风险与法人陈建英无任何关系,特此声明!”该声明加盖了厦门聚成公司和深圳聚成公司公章,马兰周也在该声明上签字。
另查明,陈建英辞职后,厦门聚成公司作为甲方与案外人厦门度生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作为乙方签订《顾问协议》,聘用厦门度生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指派的陈建英担任厦门聚成公司的业务顾问,协议期限自2019年6月1日至2019年11月30日止,约定乙方顾问费为5000元/月,如乙方顾问在协议期限内个人出单,业绩归属为甲方公司,业务提成按照甲方独立营销总监的标准核算。2019年6月20日和7月2日,厦门聚成公司分别向陈建英支付10306.4元和55553.12元工资,2019年11月22日,深圳聚成公司向陈建英支付100000元人民币。
2020年5月29日,陈建英向厦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同日,厦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仲裁申请不属劳动争议为由作出厦劳人仲案不字[2020]0091号《不予受理仲裁申请决定书》,不受理陈建英的劳动争议仲裁申请。陈建英不服上述决定,向本院提起诉讼。
再查明,厦门聚成公司是深圳聚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是厦门聚成公司的唯一股东。
以上事实有:陈建英提供的《劳动合同书》、离职证明、申明、申请单、未支付明细表、提成和奖金明细表、银行流水、工商信息、工商信息、顾问协议、微信记录和《不予受理仲裁申请决定书》等证据以及法庭笔录为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陈建英与深圳聚成公司签订有书面劳动合同,建立劳动关系,双方均应遵守劳动法律法规履行相应义务。
一、关于深圳聚成公司和厦门聚成公司关系的问题。本院认为,厦门聚成公司是深圳聚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系一人有限公司责任公司,深圳聚成公司是厦门聚成公司的唯一股东,深圳聚成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厦门聚成公司财产独立于深圳聚成公司自己的财产,陈建英要求深圳聚成公司对厦门聚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应予准许。厦门聚成公司在庭审中对其尚欠陈建英在职期间未支付的款项242400.87元和2019年6月2864.4元、7月980元的提成款予以确认,本院予以采信,厦门聚成公司和深圳聚成公司应在陈建英上述债务承担清偿责任。
二、关于陈建英主张的7至11月顾问费用问题。
《顾问协议》是厦门聚成公司与案外人厦门度生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厦门度生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指派陈建英担任厦门聚成公司业务顾问,厦门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以陈建英已经违约且没有到公司进行实质顾问工作为由拒绝支付报酬,但《顾问协议》中并未约定陈建英需至公司工作,厦门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也未能举证证明陈建英存在违约行为,反而承认陈建英在2019年6月、7月的提成收入,因此厦门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的主张并不成立,厦门聚成公司应按照合同约定支付陈建英2019年7月至11月顾问费用共计25000元,深圳聚成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陈建英自认厦门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向其支付的款项共计168694元,超过了厦门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确认的支付款项的165859.52元,本院予以认可。陈建英只主张厦门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应向其支付薪资报酬92451.27元,并未超过厦门聚成公司和深圳聚成公司应偿付的债务金额,可予照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厦门市聚成锦华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陈建英薪资报酬92451.27元(包括提成、顾问费);
二、深圳市聚成企业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应对厦门市聚成锦华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上述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由厦门市聚成锦华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和深圳市聚成企业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案生效后,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须依法按期履行。逾期未履行的,应向本院主动报告财产情况,并不得有隐匿、转移财产或高消费行为。本条款即为执行通知,本案进入执行后,人民法院不再另行发出执行通知。违反本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对相关当事人采取列入失信名单、罚款、拘留等措施;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审判员林伟斌
代书记员周蕾

2020-12-11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当事人如有异议,请短信联系我们删除)